[退出]

丽水生活热线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丽水生活热线>经历 > 正文

我爱你,但是我真的负担不起你的家庭

2017-09-09 12:40:03 来源:丽水生活热线

我好爱你,但我真的负担不起你的家庭

下班前,老张给我打个电话,让我下班后和他去喝酒。当时的我特别惊奇,因为我们两个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一起喝酒了。

我和老张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开始我们住在单位的同一间宿舍里。那时候,每到发工资的时候,我们两个总会到外边买上一点小菜,拿上几罐啤酒,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。我们两个喝的都不多,每个人也就3、4罐啤酒的量。一边喝一边聊,天南海北的扯。对于两个薪水少的可怜的单身男青年来说,更多的话题就是品鉴一下单位里几个漂亮的美女,抱怨单位不合理的制度和微薄的薪酬。这成为了我们那个时候单调的生活中主要的娱乐活动。我们单位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加上薪水的微薄,找对象成了一大部分男青年的难题。单位每新近一个女生,就会有一大批男青年们如同饿狼捕食一般蜂拥而上。送礼物、看电影、邀请出游,只要妹子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,五花八门的追妹子大戏天天上演。这也给单位其他人提供了大量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陆玲玲就是这些女孩子其中的一个。陆玲玲比我和老张到单位晚,长得很好看,眼睛很大,笑起来脸上两个酒窝。她的身材并不苗条,但是可能因为坚持运动的原因,再加上小麦色的肤色,让她显得并不是臃肿而是健壮结实。健壮结实这个词来形容女孩子似乎不大合适,但是这的确是我们所有人对她的第一印象。的陆玲玲属于开朗大方的女孩子,上班之余在外边学习舞蹈,很快就成为单位文体活动中不可或缺的角色。每当她画上精致的淡妆,搭配上亮丽的服装和首饰走过总会吸引住无数倾慕的目光。

这样的一位美女一到单位立即引来无数的追求者。到现在我也没有明白老张杀入层层的围堵,击败一个又一个的对手,俘获佳人芳心的。在我看来,老张长相一般,不善言辞,还有一点抠门,将近30岁的人了,还没有谈过一次恋爱。能够追到如此抢手的美女,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。

开始忙于自己情感事业的老张自然没有时间再来找我喝酒了,后来他们两个搬出了宿舍到外边租了个房子开始了同居的生活。不得不承认,我有些嫉妒老张。

今天老张突然找我喝酒,是不是他要通知我他们准备结婚了呢?我怀着这种猜测来到了饭店。这是一家小饭店,饭菜还算可口,原来我和老张来过几回。老张早已经到了,看见我进来,他站了起来。

“老张,今天怎么想起喊我喝酒?”我向老张问道。

“想喝了。”

“怎么好事将近啊?”我笑着说。

老张没有吭声,只是苦笑了一下。“先点菜吧!”

坐在饭桌前,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,老张点的几道都是下酒凉菜。

“老张,你这是要喝多少啊?”

“今天,就咱俩好好地喝他个痛快。服务员,先把酒上来。”

服务员上酒的速度总是要快过上菜速度的几百倍。老张起开两瓶酒,递给我一瓶。

“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老张用手中的酒瓶碰了一下我的酒瓶,紧接着一口气喝干了瓶中的啤酒。

“老张,出什么事了?”我有些不安地问道。

老张重新起了一瓶,喝了一大口,然后看着我说道:“胖子,你和我说实话,你觉得我和玲玲合适吗?”

“咋了,闹矛盾了?”我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,我一直觉得这种问题总不是其他人能够评价的。

“哎,胖子,我知道我们单位很多人认为我配不上玲玲。”

“你管别人的想法干什么?说这些话的的都是什么人呀,这些人就愿意在别人背后嚼舌根子,就是看不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般配不般配不是他们能评价的。”我一直对那些总把自己放在制高点上对别人评头论足心存厌恶,一提到这些人我一下子激动起来。

“但是也许他们是对的,玲玲也许应该找一个更好的,至少比我有钱的。”

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,在今天的社会,财富已经成为评价一个男人的重要标准。而这恰恰是我们单位这些年轻人的致命点。

“她嫌弃你了?”我轻轻地问到了。

“没有,她是一个好女人,很好的女人。每一次,我抱着她我就在想我这是好运气能找到这样一个好女人。我恨不得一直这样抱着她,再也不松开手。她很漂亮对吗?漂亮的女人更加在乎自己的外表对吗?但是她和我在一起之后,化妆品、护肤品、衣服已经买的很少了,她很体谅我,好多次我知道她打心眼里喜欢那件衣服,喜欢那套护肤品,但是她硬生生地忍住了没吭声。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容易。”

“这样不是很好嘛,哪还有什么问题呢?”

“她有一个弟弟。”老张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。

我知道很多地方还保留着顽固的重男轻女的思想。我已经猜到了问题的所在。

“她的弟弟好吃懒做、不学无术的家伙,花钱上一个三流的大学,全靠玲玲供他。让玲玲给他买电脑、换最新的手机。我去过他们家里,他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向我炫耀,并且认为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。她的父母和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玲玲就这么一个弟弟,将来结婚、买房都要指望玲玲呢。我差一点没有控制住我自己和他们吵起来。”

“那玲玲怎么说?”我问道。

“回来以后,我就和玲玲讲,我们没有条件一直这样供养着她弟弟,更不用说替他买房子、办婚礼。玲玲哭了,她和我说她知道这样是不公平的,但是她们那边就是这样的风气,她也不能和她的家庭断绝关系啊。最后她和我说,让我好好考虑考虑,如果我不能接受的她这样的家庭的话,她也不怪我,但是我们只能分手了。”老张的声音开始哽咽了。

“胖子,我真的爱玲玲啊!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,我真的负担不起啊!胖子,我不想离开玲玲啊!……”

老张哭的像个孩子一样,面前的空酒瓶越来越多,他翻来覆去地和我重复着这几句话,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,只能默默地陪着他喝酒。也许只有老天爷才能解开这道他亲手设下的这道难题吧,我只能希望明天会有奇迹出现。

相关专题:家庭 负担 单位 喝酒

    相关新闻

    网友评论
   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    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   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    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    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   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    ©丽水生活热线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